对于在共享出行领域遭遇滑铁卢的滴滴而言,通过合作寻觅新增长点的目的不言而喻。尽管滴滴CEO程维多次强调不以规模和增长为发展衡量标准,但亏损依然是个硬伤。

1,本质上,摩拜新的信用等级定价方法是利用价格差异化的激励来达到预期目标。信用越差的用户骑行价格越高,相当于提高了他们犯错的经济成本。根据价格需求曲线,价格快速上升,用户需求则随之下降。这意味着,在价格压力下,信用差的用户会放弃使用单车,而选择其他交通工具。企业便可借此逐渐过滤掉不良用户,降低整体运营成本。